2012年2月8日 星期三

社會支持網絡 & 社區幸福感


        社區幸福感高的國家,其相對擁有較佳的社會支持網絡。諸多研究證實,擁有良好的社會聯繫有助於個人的生活適應、壓力緩衝、身心健康、延長壽命或獲得就業機會,以及帶動整個社會的友善信任、包容接納、公民參與、快樂幸福。

        目前,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 『美好生活指數』已將「社會網絡支持度」列入其指標之一。然而與歐美國家相較,亞洲國家(南韓、日本或中國)有關社會網絡支持度的品質或曾受陌生人幫助的比例相對居後。因此,我們必須拉高國家發展的全球新視野,轉而向澳洲、紐西蘭或其他北歐國家取經如何提昇社區幸福感的實務做法。

        對社會大眾來說,朋友、家人、鄰居、同學或同事等常是其重要的支持來源。政府必須超越衛生社福政策的舊思維,挹注更多資源在建立不同的社會支持系統,以使更多國人無論老老少少在任何時刻皆可得到身旁貴人的協助或支持

※修訂:2012/2/19‧2012/3/18

2012年1月11日 星期三

生活滿意度 vs. GDP


        現今世界不少先進國家(如北歐等國)的生活滿意度與人均GDP(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皆達到令人稱羡的高峰。在亞洲國家中,台灣民眾的生活滿意度並非特別突出。但值得關注的現象,雖然中國與菲律賓的生活滿意度平均值不低,近年來卻有逐漸走下坡的趨勢。可見,國家經濟成長並不保證也能同步提昇人民整體生活的滿意程度

        因此,新世紀國家領導人必須清楚知道,"快樂幸福"不只是一句政治口號,在國家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也需堅持社會公平正義,縮減貧富之間的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透過幸福指標的制定與相關優先政策的主導,以由下而上的「公民參與」方式,從多方面來有效提昇全民的整體生活品質。

※修訂:2012/3/18

2012年1月9日 星期一

台灣人幸福感趨勢


         這數十年來,不少國家的民眾快樂幸福感均有急速攀升的現象。以亞洲為例,南韓(尤為明顯)、印度與日本的民眾快樂程度就是逐年在增加。而台灣與菲律賓兩國的平均值不低,但卻呈現下滑趨勢,值得國內各級政府的警惕。

         在台灣,生活快樂的民眾比例仍佔絕大部份(八成至九成之間),並且歷年來沒有太大變化。因此,就《國民心理健康促進》的觀點,如何讓多數人過得更加快樂、生活有意義,將是未來努力的重要方向。例如,幸福社區、幸福職場、快樂校園等,以及身旁可及的社會支持網絡。

※修訂:2012/3/17

2011年12月25日 星期日

青年失業率 vs. GDP


         2011年國際勞工組織(ILO)最新報告指出,目前全球青年失業總人口已高達7460萬人。其中,以西班牙與希臘的青年失業率最高,接近兩人便有一人失業。近十年來,亞洲國家或地區15~24歲的年輕人也深受失業所苦,台灣在2007~2009年更名列第三位,高於南韓、日本、新加坡與港澳地區。

         目前,諸多執政者仍存在獨尊GDP的迷思,認為只要國家經濟不斷成長,相對就能解決青年的失業問題。然而,就台灣2002年至今的經濟成長率與青年失業率做比較,其顯示兩者之間並無明顯的關聯性,此意謂需要從多元角度來深入探討結構性的問題成因,以及提出有效的永續政策。


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長期失業人口(社會排除)


         因長期失業而身陷社會排除(social exclusion)的隔絕情境,將對個人身心健康及幸福感造成相當影響,甚至從此變成社會邊緣人或經濟弱勢群體。

         近年來,台灣高學歷就業狀況日益惡化,大學及以上的失業人數也不斷急遽增加,尤其沒有工作長達一年以上時間,閒賦在家或靠家人接濟度日。


非志願失業(社會經濟因素)


        社會經濟的因素,常造成不預期性的失業潮。例如2001年台灣經濟衰退與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風暴期間,就產生大量的非自願性失業(involuntary unemployment)人口。從主計處「工作場所業務緊縮或歇業」的失業人數統計,我們可以看到這兩波竄昇的明顯趨勢。

        這些非自願失業者多屬青壯年階段,突然面臨公司關廠歇業、放無薪假或直接被裁員,除了引發個人身心健康問題,更衝擊到其家庭穩定、婚姻關係或子女發展,甚至影響整個鄰里社區的興盛。


鄉村心理健康指標


        目前,台灣農家有75萬戶左右,其家戶人數則高達300萬人,全國將近有七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農業家庭裡。因此,其心理健康及幸福感現況,值得各界加以關注。

        周才忠(2005)運用高農業人口縣市地區上千名關鍵訊息提供者及社區居民的問卷調查,以及23個縣市與20個農業鄉鎮的社會指標分析方式,初步建構起鄉村心理衛生指標之目錄清單。此結果對台灣鄉村心理健康相關政策的方向擬定,相信有相當助益。